找回密码  注册
论坛 微博  公众论坛 
中国马友马会网 首页 旅行 人文 查看内容

体育无国度:马疯窝马友初游肯塔基感受马术魅力

2016-7-1 14:48| 发布者: Alice| 查看: 233| 评论: 0|原作者: ML

摘要: 美国肯塔基州  肯塔基州痴迷于马——这里有著名的肯塔基赛马,你可以体验到美国的马文化,参观全球最大的马术博物馆看华丽无比的现场马术表演。作为一个被马及马术感动的人,怎能不来肯塔基?不拜访这兰草的故乡和 ...
美国肯塔基州美国肯塔基州

  肯塔基州痴迷于马——这里有著名的肯塔基赛马,你可以体验到美国的马文化,参观全球最大的马术博物馆看华丽无比的现场马术表演。作为一个被马及马术感动的人,怎能不来肯塔基?不拜访这兰草的故乡和马术的圣殿呢

  第一回来到美国肯塔基州,路两旁都是缓缓的丘陵,猛一看有点类似加利福尼亚。连绵不绝的草地,间或有一些稀疏的树丛。草地被围栏分割成一块一块的,冬雨瑟瑟中,点缀着一些牛马。但感觉上和辽阔无边的加州又不太一样。区别似乎就在格局上,灵巧,精致。每一个被围栏划分的区域都不大,而乡村间各家房屋的距离也不是太远。毕竟,肯塔基州在美国只是个中西部小州。但就是这个平凡的小地方,却是我长期以来的憧憬。

  Bennie Sargent,两年前曾在中国马展上见过一面,知道他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也知道许多国内俱乐部的夸特马都是在他的帮助下买到中国的。但之前我并不知道,班尼是肯州甚至全美都知名的著名西部马术教练,也是著名夸特马展示马培育调训马房的主人。“西部马术”这个词说起来似乎并不陌生,但真正含义我以前并不非常了解。在美国,“西部马术”特指几种以骑手和马匹动作完成准确程度进行评比的平地马术项目,比如Horsemanship;比如western riding;比如western pleasure等等。而每一种比赛又分了不同的级别,难度自然也不一样。比赛中考较的主要是马匹的调训和骑手的骑术水平。以Horsemanship为例,根据在规定的路线下,从初级比赛的完成走步、缩短快步、缩短慢跳的内容,到高级别的完成变速圈乘、换腿、左右定后肢旋转、滑停、直线倒退等内容。均对骑手姿态、骑术以及马匹所呈现的姿态、步伐等有严格的评判标准,比如:马匹在运动中充分缩短,头、颈、背呈一条直线等等,不一而足。而此行的任务之一就是师从班尼,学习西部马术的基础课程。这如何让人不兴奋呢?感受着高学历夸特马稳定的步伐,敏锐的触觉,运动模式的转换、不同线路的换领跑腿、侧横步、定后肢旋转……内容丰富得让我不敢有丝毫的懈怠,而同时还必须保持马匹的充分放松与积极。还能说啥呢?别再胡思乱想了,认真地虚心地学习吧。

  空气是非常湿润的,这让我的鼻子从热燥的室内出来后,感到好受了许多。深深呼吸了一下清晨的空气后,刚迈腿前行,却差点滑倒。原来脚下地面、楼梯都结了冰,一夜的冻雨,使不太冷的肯州冻上了。驱车驶往马房,清晨工作之后,太阳升了起来,而之前的冰似乎瞬间消化,即使不情愿,最起码也得换成水露的身份躲到草丛中,偶尔眨一下眼睛。

  黑色的牧场围栏,使本就清澈的天空显得更加清澈,围栏里三两匹夸特马,用嘴唇拨开湿冷的老叶,找出青嫩的草芯,有滋有味地品尝。在这兰草的故乡,马儿的嘴都被养娇贵了。

  膝盖刚换了人工关节,而且是双腿,班尼仍然每天都到马房,坐在阴冷的室内训练场里耐心地給学员上课。看着他每次站起和坐下时的艰难,却惊讶于谈话内容与这痛苦全没关系。也没啥嘘寒问暖,甚至是他的妻子雪莉。其实本就没这必要,问了又如何?明摆着的事,甚至比在厕所问偶遇的朋友“吃了吗?”还无聊。

  参加肯塔基州大学间Horsemanship 比赛的肯塔基州立大学代表队,是学校委派跟从班尼学习的小姑娘们。刚刚完成2级科目的比赛的西莉,两手手指交叉地铰在一起,走到班尼面前,赛前挺自信的孩子,一句话没说,大眼睛里转着歉意的泪花。听着班尼的讲解,小丫头抿着嘴,硬是把眼泪憋了回去,最后点一下头,转身去准备下一内容的比赛。我的眼睛却不知为何热了一下。

  同样的叽叽喳喳,同样的花样年华,同样干净细腻的手指,同样没事就划拉Iphone。十几个与中国同龄女孩同样娇嫩的美国肯塔基州立大学女生,爱上了马术。于是,一系列复杂、枯燥的工作和各种较劲也就成了她们必须接受的现实。马匹护理、艰苦而枯燥的练习科目,比赛时的耐心等待、需要熟悉的复杂赛程赛规、必须一丝不苟完成的比赛动作以及无法抱怨的比赛结果。而她们只是普普通通的大学生,以后也大多不会以马术为谋生手段。仅仅是为马术的魅力而感动,因马而爱。这些比赛没有物质奖励、更没有奖金,参赛的选手和马匹一样,没有抱怨,也不会装腔作势地卖弄。一整天的比赛,女孩们,自带水粮,早早来马房协助装车运输,轮流照料、看护马匹;各自备鞍装饰上场参赛,独自完成各参赛流程,赛后认真护理马匹,擦干每一片汗湿的马毛。从清晨到天黑。马术真的不只是翻身上马,下马走人。对于这些姑娘,活脏吗?重吗?累吗?没有疑问,没有抱怨,快乐完成,主动自觉,然后轻松告别,明天继续。她们知道,学习就是这样,学习本该如此,一切顺理成章。而这一切的学习都需付费。此时,看着这些美国小姑娘,我只在想:“我们勤劳勇敢朴实的中国人现如今是怎么了?”

  海莉问我,“你觉得维恩和弗瑞达有啥区别?”我说稳定性上存在明显区别,并且,维恩更轻,更柔顺、运动时非常短,非常安静、放松。弗瑞达伸展大些,动作偏快,不如维恩平顺。

  维恩腿部受过外伤,导致踢寸比较直,不然他可是一匹超级马!并且还在西部马术赛夺冠两次。“他多大了?”我问。“15岁。”“另一个8岁”难怪!!!

  海莉和克林顿有条不紊地干着活,不急不缓,不吵不闹,不知不觉中,已经喂完草料,清完马厩,刷好水桶,加好水,扫完地,将马栓在马厩柱子上以便他们更加放松。然后,刷身、抠蹄。该打圈的打圈,该骑乘的骑乘,一个人大概调训、热身了三至四匹马,而时钟的指针已经从清晨7点晃晃悠悠地转到了12点。下午,当然还有下午的活儿。

  夜不闭户,人走门不锁,美国肯塔基州乔治城小镇2013年的春天。而在休斯顿的中心地区,希尔顿酒店附近,可就没有这种安全感了,要小钱儿的、破衣拉萨的、流里流气的、看着吓人的,比比皆是,只有目不转睛快步通过,而心里又升腾起对乡下小镇的向往。

  听着铃的风声,透过一杯水看着一颗胖大的松树枝繁叶茂地站在屋前,一群小鸟儿和一只松鼠,慌慌张张地抢食着地上的面包屑。太阳,两个礼拜第一回见到的太阳,照在后脖子上发着热,而风用清冷的手抚着脸庞,提醒着春寒,我坐在班尼家的木台子上昏昏欲睡。

  春节的原因,临行前本就长长了的头发也没机会理,在美国呆了十多天了,再不理太难受,可又舍不得去理发店。好办!去超市买了个名牌推子,从马房回家后,请小牛仔克林顿吃了个墨西哥大餐,然后拿出推子,冲他乐乐。“OK”二话没说,按照说明书步骤,插电干活。三分钟,还包括了剃前效果照和剃后效果照。挺好,跟剃马鬃没啥两样儿。

  REINNING比赛公开组,意思是专业与非专业同场竞技,你只要愿意就能来参加。高、矮、胖、瘦的不同年龄的选手骑着高、矮、胖、瘦的不同毛色的夸特马,几乎是默不作声地一个个进场比赛。我问班尼,为什么赛后选手都要下马让裁判检查?班尼说:“查看马嘴是否被衔铁嘞破、肋腹部有没有被马刺扎伤。”

  热身之后,我骑上了维恩,走了一圈后,班尼要求开始快步,非常慢的快步,非常慢的西部快步。两肩水平,外方腿保持一定压力,不要过多的身体辅助,缰绳稳定而松弛,维恩的背、颈呈一线,头部垂直、放松。如果速度过快或稍有抬头,两腿加压并拉缰使其上躬成圆,然后放松。很慢,但不能懈怠,“现在走步。”“现在慢跑步。”班尼的习惯,永远是从走步转换到慢跑步。仍然很慢,呱--哒哒。

  肯塔基马公园,占地广阔,包括各类与马有关的博物馆和很多马房及表演场地。其他就是大片大片围栏围着的草地。两匹巨大的黑色冷血马拉着一辆很长的马车等着凑齐人数巡游公园。今天,小雨雪,阴冷潮湿的星期天,趁着美国人不是睡懒觉就是去教堂的空儿,偌大个肯塔基马公园为我设了个中国人的专场。眼前除了工作人员和几只大雁,就剩下马了。

  雪莉是班尼的老婆,热情能干,而又喋喋不休。美国式的晚餐,雪莉整得很精致,味道很合我的口味。大盘小盘,大叉小叉,肚子吃圆了,但仍经不住诱惑,又来了一块波本威士忌口味的巧克力甜点。白天消耗掉的热量,迅速而超额地补充了回来,我很欣慰!

  离开肯州的前一天,大雪。半尺多厚,铺天盖地。说来也怪,阳光几乎是我对美国的最强烈的印象,而这一次两个多礼拜,她只露了一面儿,好像是个害羞的姑娘掀开门帘,只为看一眼新来的客人,旋即又躲回了闺房。而马和狗却因为下雪而兴奋,围栏里平日懒洋洋的马儿撒着欢儿地跑,而邻近农场的大黑狗也颠颠地过来串个门儿,撒个娇。

  AQHA年会,真的挺隆重,几百人,来自全美各地和世界30几个国家的夸特马协会代表,自付交通费、住宿费、晚宴费、看节目门票费,千里迢迢,带着家里最好的牛仔帽汇聚德克萨斯州的休斯顿市。在这牛仔的故乡讨论着源于牛仔生活的夸特马。但最有意思的环节当然是和这群大帽子们一起在贵宾室观看的一场大型牛仔竞技。这场牛仔竞技属于休斯顿牛仔节的一部分。牛仔节组织方老板在AQHA年会上还做了专题报告,声称这是世界上最大规模的牛仔节。“最”不“最”我不知道,“大”是真的。7万人同场观看的Rodeo,也是我见过的最大表演。

  休斯顿因为姚明而知道了这个城市,大城市,美国第四。但不很喜欢,所住地方属于市中心,高楼林立,盲流遍地。但AQHA的年会却的确不错。两百多带着高级牛仔帽、巴扣在腰间闪耀、牛仔靴也锃光瓦亮的各色中、老头儿来到休斯顿。他们大多是农场主或俱乐部老板。都因为对于夸特马的热爱而齐聚一堂。会议第一项就是马匹福利的研讨。几百人的大堂除了演讲者,鸦雀无声。我只记住了一句话“There is no right way to do the wrong thing。”“没有任何正确的方法去做错事。”

相关分类

关于马友马会| 业务合作| 诚聘英才| 网站导航| 联系我们|
© 2013 FBLIFE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00560号 京ICP备013333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8437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