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论坛 微博  公众论坛 
中国马友马会网 首页 旅行 游记 查看内容

伊犁昭苏:康苏沟里识天马

2016-8-10 15:31| 发布者: Alice| 查看: 497| 评论: 0

摘要: 远处的天山山巅,高耸入云,皑皑白雪封顶,云雾相连。裙摆之处,便是一望无际的碧绿的云杉、白桦。山脚下,茫茫大草原一直延伸到天尽头,一条发源于天山西部的康苏河缓缓流过,散落在“飘带”两边的马群、牛群、羊群 ...

远处的天山山巅,高耸入云,皑皑白雪封顶,云雾相连。裙摆之处,便是一望无际的碧绿的云杉、白桦。山脚下,茫茫大草原一直延伸到天尽头,一条发源于天山西部的康苏河缓缓流过,散落在“飘带”两边的马群、牛群、羊群,仿佛南红玛瑙、琥珀、珍珠一般……


静态的山水、草原,动态的畜群、云霞,穿插其间的四季景色变迁,两两相映,美轮美奂。这就是闻名遐迩的昭苏大草原七十七团康苏沟。


21.jpg


从七十七团场出发,西北蛇行40多公里,向着心仪已久的哈萨克语康苏沟---意为雪山沟的地方进发。


进山不久,车子像公牛一般喘息着,忽左忽右,爬行在海拔2300米左右的崇山峻岭之间。一条条溪流,一棵棵长在山岩石缝中的云杉,一簇簇不知名的灌木、各色野山花,欢快而质朴地撞击我们的眼球。这些大山的肌肤、血脉,袒露着它们的性格,有的奇峰罗列、气象万千,有的绰约多姿、婉转多情,它们毫不掩饰自己的心路历程,把美丑、奇平都完整地呈现开来,不喧嚣、不表白,任你评说。寂静的山谷,像一幅浅绿山水画。偶尔,飞过头顶的几只小鸟,点缀在花间鸣啼,提醒我们置身画卷深处。进入山里之后,凉爽、清新、潮湿的空气混合了泥土香、草香、花香,只一瞬,便偃息了心间的杂念,空灵着——开启浪漫之门,撩拨着灵感,涤荡着灵魂,孽生着灵秀,纵情于山水之间,陶醉在这仙境之中。


22.jpg


康苏沟地处边远,气候恶劣,五到七月雨水连阴,八到十月大雪光顾。沟内年降水量充沛,到了雨季,“小雨一三五,大雨二四六”,在这里,石头都会发霉、长青苔。康苏沟居住的哈萨克牧人共有50多户,他们祖祖辈辈都生活在大山深处,放牧、守山,过着几近与世隔绝的生活。他们与美丽的草原、清澈的溪水为伴,过着自在的生活,每当节日来临,他们都会拿出醇香的美酒,载歌载舞,讴歌幸福生活。


到了目的地后,我们一行顾不上卸下行李,拎了相机下车,只见山坡前的草滩、溪流处都是或黑如绸缎、红似炭火、黄如蜜蜡的一匹匹骏马。


这就是伊犁马,传说中的“天马”,汉武大帝眼里的精灵。据《汉书·乌孙传》记载:“天马来兮从西极”;“其国多马,富人至四、五千匹”。乌孙国向汉朝进贡良马,因此,便有了汉武帝亲笔赐名“天马”的美誉。而且,还写了一首诗《天马歌》“太一贡兮天马下,沾赤汗兮沫流赭。骋容与兮跇万里,今安匹兮龙为友。”


23.jpg


吐尔逊别克是这里的牧民,我们提前“预约”好的房东。眼前的草场、马群都是他家的“宝贝”。他说,现在是在夏草场放牧。一年四季,历经数次转场,畜逐水草,人随畜走。春季,向阳的草原上草木萌发,先放牧一段时间,再转移到夏草场放牧,等春秋草场打草完毕,为牲畜备好越冬的草料后,再转移到春秋草场放牧,冬天到来,就在冬窝子舍饲干草料。这样转场,为的是充分利用草资源,畜群把一个地方的草吃完,再转换到另一个草场,以便上次放牧的草得到生长休憩。


“转场很辛苦,连家搬动,起早贪黑,翻山越岭。”


听到这里,我不由得对牧民肃然起敬起来。


接着,吐尔逊别克如介绍自己儿女一般讲述着伊犁马的特征。


“伊犁马体格健壮,头部清秀,外貌悍威,俊美灵敏,个头高,腿长,尖耳朵,突鼻子,世界名马。”


看来,我们对于马的认识,除了慕名赞美之外,还需要补充太多的知识才行,吐尔逊别克的一席介绍,令我们惊叹不已。


24.jpg


马和歌声是哈萨克族的一对翅膀。哈萨克族和马分不开,堪称“马背上的民族”,除了吃饭、睡觉外,大多时间可以说是在马背上度过。哈萨克族从小就和马接触,他们不畏怕马,和马十分亲近。孩子五岁,父母选一个吉利的日子,给孩子举行骑马仪式,亲朋好友要给孩子撒喜食,赠送马鞍上的一件用品,以祝贺事业后继有人。孩子成长到十岁以后,可以单独骑马出远门,而且还可以参加一些马上娱乐活动,比如:赛马、叼羊、姑娘追、马上拾银、走马赛等等。


“没有琴弦,牧人难把未来畅想;没有骏马,牧人难飞远方”,这是哈萨克族的一句谚语。再怎么穷,也得有一匹好马。马是哈萨克族一生的荣耀,也是活的灵魂。富裕人家还会请鞍匠用黄金、白银或宝石装饰马鞍。一匹马也是一个人的身份、地位和财富的象征。


这里的马是散养的,有牧羊犬照看,减轻了牧民的负担。还听吐尔逊别克说,放牧马一般要把领头的公马的前腿捆绑起来,留下一段不太长的绳索距离,目的是给马留有适当运动的空间,限制马的采食范围。


25.jpg


“完全放开的话,一晚上可以跑到60公里以外的地方。”听完吐尔逊别克的话,我对“放荡不羁”和“信马由缰”的意思有了更深的理解。


听完吐尔逊别克的讲述,我走上一段山坡,急切地靠近几匹马仔细观察着,寻找最好的角度抓紧时机抓拍。


我想,人类所曾做到的最高贵的征服,就是征服了这豪迈而骠悍的动物——马。马和它的主人一样具有无畏的精神,迎着危急而慷慨以赴,它也和主人在射猎时、在演武时、在赛跑时共欢乐。它精神抖擞,耀武扬威,但它克制自己的烈性,总是按照着从主人的意愿而奔腾、而缓步、而止步,天生的精灵啊。


中午时分,热情好客的吐尔逊别克用奶酪、牛奶、羊肉、馕、奶茶、酒等很多丰盛的饭菜款待我们。


清炖羊羔肉。羊是自家放养的羊羔子,水是山泉水,燃料是松枝、干牛粪,大火烧开,撇去浮沫,改用小火,慢炖一个半小时,加入食盐,改刀装盘,上席。这里出产的牛羊肉没有腥膻味,入口绵滑、细嫩,肉味十足,油而不腻。先吃肉,再吃纳仁,最后喝羊肉汤,穿插期间的是喝酒,听故事。吐尔逊别克用隆重的哈萨克族礼行招待我们。


这里的风景美,饭菜美,人更美。


26.jpg


不知不觉,夜渐渐来临,天空渐渐拉上了黑色的窗帘,畜群也都进入围栏,牧犬警惕地守护着羊群,偶尔会嗷嗷地,叫上几声。山里的天气冷得刺骨,我赶紧穿上外套。


这时,篝火晚会开始了,周围的牧民们都聚集到一起。有的架着烤肉炉,有的搭着篝火柴,有的摆弄着丰盛的食物,有的拨弄着冬不拉,人们忙碌着、幸福着。老人小孩,青年男女,皆有所乐。人们围着篝火,载歌载舞,美酒佳肴,觥筹交错。夜的景色很美,天上的繁星都拥簇着月亮要高歌一曲,来和牧民一比高低,气氛渐浓,老人们累了,席地而坐,拉着自己的孙子,说起了他们那个时代的故事,小孩子们一边听着,一边啃着肉骨头,青年男女还在享受着晚会的气氛,牧犬也得到犒劳,不再吼叫。


27.jpg


我们宿在牧民的毡房里。入夜,寒冷袭人,听山风呼啸,怎么也不能入睡,后半夜是冻醒的。恍惚之间,耳边忽然回荡着细君公主那首悲凉的诗:“吾家嫁我兮天一方,远托异国兮乌孙王。穹庐为室兮毡为墙,以肉为食兮酪为浆。居常土思兮心内伤,愿为黄鹄兮归故乡。”


清晨,在一声声清脆的鸟鸣声中睁开双眼,天已微亮,山里的风景更加迷人,洁白飘逸的雾让大草原变得扑朔迷离,一碗滚烫的奶茶下肚,精神焕发。我踩着松软的草地向前走去,顾不上露水大打湿了鞋子和裤子,大自然的气息迎面扑来,好一个清凉的世界!


不一会,风至云涌,天气剧变,我们赶紧告别吐尔逊别克一家踏上回程之旅。此时,真有“天穹压落、云欲擦肩”之势,雨中的群山被层层云雾缭绕着,竟有几分江南的味道,那些被洗得浓绿的云杉,锋芒般的枝叶,在雨点轻轻地敲击之下,如同一位娇羞的少女,青衣长袖,婷婷玉立在烟雨之中。


28.jpg


回首,马在云里雾里隐若隐现,仿佛天使一般,腾云驾雾,飘忽不定……

相关分类


关于马友马会| 业务合作| 诚聘英才| 网站导航| 联系我们|
© 2013 FBLIFE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渝ICP备14000684号 京ICP证100560号 京ICP备013333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8437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