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论坛 微博  公众论坛 
中国马友马会网 首页 马圈潮人 查看内容

张可:天星调良国际马术俱乐部总教练

2014-3-31 17:47| 发布者: Alice| 查看: 5931| 评论: 0

摘要: 张可,国家运动健将,国家二级马术教练,国内一级、二级考试教官/助理考官,天星调良国际马术俱乐部总教练。主要荣誉:将参加俱乐部团体130cm、俱乐部个人120cm、世界杯140-145cm个人赛。参加过第八、九、十、十一届 ...

张可,国家运动健将,国家二级马术教练,国内一级、二级考试教官/助理考官,天星调良国际马术俱乐部总教练。

主要荣誉:

将参加俱乐部团体130cm、俱乐部个人120cm、世界杯140-145cm个人赛。

参加过第八、九、十、十一届全国运动会;

参加过七届全国锦标赛,代表湖北、江苏等省参加全国马术比赛,曾获两金、五银、三铜的好成绩;

2000年和2002年赴欧洲参加巡回赛,在法国夏朗德超高赛个人第四名;

2007国际马联场地障碍挑战赛120cm级别第一名;

2008年代表中国参加在智利举行的国际马联挑战赛总决赛;

参加2011国际马联场地障碍世界杯中国联赛全部三站比赛,最好成绩为第一站第七名。

2013年马术世界杯骑手

 

中国特色的“三合一”职业马人

张可是一个优秀的骑手,成为一名艺术家一样的骑术大师是他的追求;他是一位教练,不只是一位带学员的教练,还是一个要带教练的总教练;同时,他要负责给很多会员调教马,他还是一位调马师。我问他:“在这三种角色中有很多东西是相互冲突的,你是怎么平衡的呢?”

张可苦笑着说:“这是我特别大的一个困惑,如果在马术发达国家,没有一个人会允许你这样做。可是就因为成了这么一个角色,它让我体会了更多,得到的乐趣也更多。在欧洲,骑手就是骑手,调马师就是调马师,教练就是教练,完全不同的概念,完全不同的工作方式,完全不同的内容。对于我们来说,你是全能的。”

我接着问他:“如果给你选择,你会愿意只做一个骑手吗?”可子乐观地说:“我是喜欢表演的人,我希望能在更多的位置上去表演,让人们看到我的智慧,甚至包括兽医。我经常跟赵大夫说,我是护理部主任,管你们兽医。我不会治病,但我知道这病是怎么伤的,我懂前面的事儿,也能预见到后面会发生什么,久病成医。过去我们还钉掌呢,什么都得干啊。树别人都种不活,我种的棵棵都活!”

年代不一样了,但是基础没变

谈到俱乐部的发展,张可深深地吸了口气:“说实话,我很孤独,往前怎么走,俱乐部发展,我们都是摸着石头过河。我们是走在最前列的,而且没法去效仿国外,没有任何先例可以让我们去效仿。但是我知道,我们走过的路,其他俱乐部一定会趟着过的,我们遇到的问题,任何一个俱乐部都会遇到。”

可子说:“每天我都很紧张,在换马的过程当中我在马房里溜达,跟他们说‘这不行、那不行、快快快快…’等你骑完第二匹马回来一看,又变这样了。”我问他:“不能用规范去改变这些情况吗?”

“规定、规范,是我另一个特别大的困惑。我们的从业人员参差不齐,这行业人才缺乏的太厉害,我很希望体育师范毕业的学生能进到这支队伍里来。我们不用去讲体育是什么,教育是什么,不用去讲我们为人师表,我们传授给他人的是知识,会受到大家的尊重。而不是‘他是会员啊!他是老板啊!’ 一问,‘怎么变这样了?’就理直气壮地说,‘客人弄得!’”张可疲惫的笑了笑说:“我刚学骑马的时候,全是国产马,直到全运会的时候,都是国产马。现在的孩子呢?没骑两天,屁股底下坐的,全是大温血。”说到这儿,他停顿了下,轻轻地说“年代不一样了,但是基础没变。”

五岁的女儿说:“爸爸,我要当骑师。”

采访前,张可很认真地问我:“芳草地小学或者朝阳外国语学校有认识的朋友吗?我想让其其格去那儿上学。”我说为什么非得是那两所学校呢?可子说:“因为其其格要做骑手了。我每天去马场就可以顺路送她上学,放学之后接她来马场骑马,时间正好,其他学校距离都不合适。”

女儿其其格很小的时候,张可带她骑过一次马,坐在爸爸身前的小其其格一直紧紧地抓着马鞍,流露出害怕的样子。从那儿以后可子就再也没有和女儿提过骑马,只是经常带她到马场来玩儿。直到不久前的一天其其格突然对他说“爸爸,我想骑马。”张可说那时他心里还没有准备好接纳女儿成为一名骑手。直到小其其格第四次认真的说:“爸爸,我要当骑师。”

说到这儿,张可自豪的拿出手机,视频里的小女孩儿特别认真地刷马,动作细致自然。张可说:“骑马的时候她特别快乐,小马把她摔下来了,其其格哇的一下就哭了,身边的人牵走了马,我说:‘别哭,骑手哪有不摔跟头的,你记住,如果你想骑马,这不是你最后一次。’她立刻就不哭了,问我:‘马呢?爸爸,马在哪?’”

我问他对女儿有着怎样的期望?张可坦言:“我认为她应该在我这个行业里发展。这是个庞大的产业,有的是事情等着她去做,去完善。以前我希望她能做个马大夫,给马减轻痛苦,现在她想成为一个骑手。不管其其格选择做什么,我都相信她能在这个行业里找到自己的位置,我希望她成为个非常职业的人。”

加利福尼亚的梦

和可子聊到最兴奋的地方,他总会不经意地提起在美国的日子。2000年的时候,张可经朋友介绍到加州学习了半年,师从一位世界级的骑术大师多米尼克。可子说在去之前,他只是隐约的知道那是他想得到的一种新的东西。后来才明白,多米尼克帮他补上的是一种文化。

提起那段岁月,可子陷入了深深的回忆里。“到加州第三个月的时候,我经常会出现梦幻,到现在我都说不清楚,加利福尼亚对我来说到底是怎么了,我总觉得这是一场梦。”他停顿了一下说:“赫斯伯格太美了!大片的葡萄种植园中有一个漂亮的马场。每天都有最传统的舞步的教学、马、文化在感染着你。多米尼克家住在半山腰上,早上你会发现下面全是雾,什么也看不到,上面却是万里晴空,你下到半山腰就是下到雾里头去了。”

“然后你会听到小姑娘们牵着马在前面走路,骑着马在前面说话。我经常会觉得,这是一场梦。到10点的时候,太阳升高,哗!万里晴空!什么都没有!满眼是绿色!到晚上的时候,晚霞一飘过来,天地全是红的!葡萄全是红的!你会醉死在那个地方,你知道,就是醉死了!我经常会看到些画家在那儿画画,现在回想起来,加州给我的印象就是颜色,是个五颜六色的加州。是蓝色的天空,是火红的晚霞,是秋风打过葡萄藤枯黄的、通红的那些叶子,风干了的葡萄挂着露珠,那些青色的河流……”可子说“我到现在都后悔从美国走的时候说的那句无知的话,当时多尼米克问我,你是想留在美国,还是想回去?我说想回去,我说我很喜欢跳障碍。多尼米克看着我说,‘我天天都在教你跳障碍啊!’直到好久以后,我才意识到,对于一种文化来说,怎么才能达到跳障碍的高度?是从古老的调教马啊。”

日子过得太快了

张可从1986年开始骑马,到现在,一晃已经有23年了。我问他:“你现在是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了?还是太慢了?”可子抬起头,看了看天说:“太快了...”

“即便你每天都在做同样的事,同样的工作重复了二十几年,仍然觉得太快了?”

“对,太快了。”他沉默了一会儿,轻声说:“每天我觉着刚骑会儿马,天就黑了。每天都那样,特别快天就黑了,还有一大堆事儿没干呢,然后就觉得心里特别的慌……”

受伤的马儿,受伤的张可

今天的可子看上去格外疲惫。我知道,再忙碌的生活和工作也很难压垮他,而让他倍受折磨的是爱马久未痊愈的伤势。因为对一个骑手来说,再没有比他的马更加重要的事了。

去年年底的一天,张可心爱的战马在放牧的时候不小心受了伤,到现在未能痊愈。几个月以来,俱乐部用尽了各种办法,请来各方的大夫一次又一次的会诊,一直在探索更适合的治疗方法。

提起她的伤势,可子一下子就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才低声说:“我不敢去看她,不敢去看她。她的腿放在地上老是反复,怎么也好不了。现在弄了一个大的架子,她在架子里,每天用兜子兜着。她不能出去,不能看到外面的阳光。我只能每天过去跟她说话,因为我觉得她孤独,她寂寞……”张可停顿了好会儿,轻轻地叹了口气:“她是我的战友啊!她,她跟我的时间超过我的家人啊!但是现在她受伤了,我却帮不了她  ”

我知道天星在马匹的保护和医疗等方面,已经具备了相当规范的体系。从兽医保障,建立各种规章制度,到引进医疗保健器材,都投入了非常大的精力和财力。然而,爱护马儿,为它们提供最好的医疗保障,不是一家俱乐部可以独力承担的。这需要更多的人积极地加入到这个行列里来。遗憾的是,随着国内马术市场的日渐繁荣,马匹的数量不断提升,运动马医疗这个产业链上非常关键的一环,却仍然停留在非常有限的水平。

爱与被爱

采访结束的时候,我问他:“这些年来,你从马身上得到的最多的是什么?”可子说:“很多人问过我这个问题,终于有天我悟出来了,是爱!因为你喜爱,而你又被爱。”

张可告诉我,今天还有个朋友对他说:“能和您这样聊上两个小时,我们已经特别满足了!”说到这儿,他特别认真地看着我,“你知道这对我意味着什么吗?得到别人的肯定。它会激励你更好的努力,激励你明天早上起得更早,骑更多的马,更认真地去骑马,更认真地去对待马,更认真地去对待骑术和你周围的朋友。”

这就是他爱与被爱的含义,他说:“因为我喜欢骑术,而骑术、马,给予我更多的东西希望、生活的目标,难道你说它不爱我么?”

八年过去了,那些跳跃着的情景依然浮现在遥远的梦境里,加利福尼亚的雾气包裹着他,一刻也不曾离开。尽管雾气渐浓的时候,他也曾跌倒,也曾迷失,但终未放弃。他的坚持是梦幻的,仿佛赫斯伯格青色的河水,奔流而过,映照着万里晴空。

上一篇:Rodrigo Pessoa下一篇:黄祖平

关于马友马会| 业务合作| 诚聘英才| 网站导航| 联系我们|
© 2013 FBLIFE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渝ICP备14000684号 京ICP证100560号 京ICP备013333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8437号
返回顶部